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19作者costini

字数:8750
前文: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十九)

第十九章

对于妈妈而言,这是个肉欲横流的夜晚,同样也是个屈辱悲伤的夜晚:逃出生天的喜悦仅仅持续了还不到一天,便又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界。更加糟糕的是:凌昭的真正面目一经揭开,妈妈彻底看清世间冷暖,一切美好的幻想都像泡沫一样破碎,世间没有无缘无故无私的绑住,有的只是为一己之私不择手段。

然而已经彻底沦为欲望奴隶的妈妈早已陷入肉欲深渊,伴随着凌昭一次次无情的抽插,肉棒激烈撞击骚屄发出「啪啪啪啪」的脆响,浪叫之声从心底呐喊而出,我那可怜的警花艳母被一次次送上爱欲的巅峰,已然不知身在何方!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从昏睡中缓缓睁开双眼,头部传来剧烈的疼痛让我难受不已。

我隐隐约约的想起凌昭把我放在床上一刹那露出的诡异笑脸,慢慢的我回忆起了先前发生的一切,一种不安的情绪蔓延全身,难道妈妈已沦为凌昭的胯下之臣?一时间我的头脑清醒了,我猛然起身,匆匆的冲出房间,奔向妈妈的卧室。
已是午夜时分,喧嚣的城市已安然入睡,是那样的宁静祥和,窗外一轮圆月发出柔和清淡的光芒,穿过窗户静静地泻在房间里。

不由得我的动作轻柔了些许,妈妈的房门是虚掩的,没有声响传来,想来激烈的肉战已经偃旗息鼓。我轻轻推门而入,早已不见凌昭的踪影,估计在妈妈玉体身上尽情发泄了兽欲之后打道回府。

然而映入眼帘的景象是如此的触目惊心,香艳淫靡:

房间里弥漫着浓烈淫靡的气息,混合着汗水和淫液的味道,借着皎洁的月光,清晰的看见雪白的床单已是湿淋淋的一片,褶皱不堪。而那高级黑色丝质晚礼裙,性感迷人的黑色丝袜,小巧玲珑的乳白色高跟凉鞋七零八落的散落在地上,显得那么凄迷淫荡。

相比与这一片狼藉:妈妈睡势却是那样的安详端庄,确切点说是淫荡中带着一丝安详。宛如风雨过后绽放的牡丹,虽经受蹂躏,却依旧国色天香。

我蹑手蹑脚的走近妈妈,心砰砰直跳,赤身裸体的妈妈已酣然入睡,一头秀发披散着,或许是因为刚刚肉战过度亢奋激烈的缘故,美丽的脸颊上还泛着片片微红,呼出春意盎然的热气。

那成熟美艳的胴体更是毫无遮拦的暴露在空气里,雪藕般的玉臂自然垂在两旁,傲然挺立的丰胸随着均匀的呼吸上下颤抖,平坦的小腹上残留的精液已经干涸,浓密茂盛的阴毛还是湿哒哒的贴在隐秘的肉缝间。一双白嫩性感的双腿自然弯曲,让人百看不厌。

然而就是这样一具完美的娇躯,几个小时前就任由凌昭骑跨着猛烈抽插。皎洁的月光下,我盯着妈妈的玉体痴痴入神,想象着她被人狂操(淫色淫色4567q.c0M)的场景:一双修长白嫩的双腿穿着诱人的丝袜高跟,却要被迫摆弄出各淫荡的姿势诱惑他人;挺拔丰满的双乳被人卧在手中揉捏出不同形状;娇羞粉嫩的乳头更是不知被随意蹂躏,舔弄了多少次。

最最可怜的当然还是神秘的三角地带。想象着凌昭毫不客气的掰开粉嫩湿润的大阴唇,挺动着大肉茎狠一插到底,直抵花芯;随着激烈的抽送拍打,阴唇都插的向外翻起,妈妈被干的高潮迭起,娇喘吁吁,淫液泛滥,白嫩的娇躯已经片片粉红,湿滑的阴道不断收缩,最后在欲仙欲死中被粗长坚硬的大肉棒顶住最深处研磨,浇洒着浓浓的精液,爱液横流,淫水溅在翘臀上,骚屄上,大腿上,遍布整个玉体。

想到这里,欲望之火已经点燃了我的全身,我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抚向妈妈的阴部,昨天下午在揭开那层窗户纸后,我不再有所顾忌。拨开粉嫩的阴唇,神秘的地带依旧湿淋淋的一片,粘稠的阴毛沾满了淫液与凌昭的精液。

我微微分开妈妈的双腿,埋头扎入,轻轻掰开湿润的阴唇,看着小穴入口微微张合着,煞是迷人可爱。我伸出舌头,顺着阴蒂向上舔着,湿湿的阴毛上,阴唇和穴口。

「啊……啊」,睡梦之中的妈妈忽然发出一声娇颤,脸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妈妈的叫声让我更加春心荡漾,忽然一个新奇的想法在我脑海中浮现:我要把妈妈重新打扮一番,让她穿上性感的内衣,丝袜,然后在一点点把这些衣物褪去。

想到这里,我愈加兴奋激动,先前的头痛已经彻底消失,至于伦理道德更是抛到九霄云外,也许你会问这不是多此一举吗?我只是想说,有时候把女人的衣物一件件脱下给你带来的快感是无以伦比的。

被欲望彻底冲昏头脑的我放下了熟睡中的妈妈,轻手轻脚的走到衣柜里,找出一件薄如蝉翼的粉色透明睡裙,一条黑色的蕾丝花边内裤,至于丝袜和高跟,我就地取材,把原味丝袜高跟小心翼翼的拾起,开始像艺术家一样,小心翼翼的装扮起妈妈来。

在给妈妈更衣的过程中,我屏息凝神,生怕动作过大吵醒了妈妈,让这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谢天谢地,在我手中,妈妈如同乖巧的羔羊一般任我摆弄,十几分钟以后,大功告成。漫漫长夜,妈妈,儿子来了!

却说此时,有了衣物的遮掩,妈妈浑身散发的气质就顿时显得落落大方,映衬着皎洁明媚的月光,有一种说不出的女神气质。

我颤抖着双手伸进裙摆里,隔着光滑的丝袜,手掌在浑圆结实的臀峰上来回揉抚,肥臀肉感十足,丝袜细腻柔滑,摸得我爱不释手。而睡梦中的妈妈似乎也在有意识无意识的来回扭动,配合着我的抚摸。

玩够了风骚的肥臀,我轻轻的将裙摆撩到腰际,微微分开迷人的双腿,虽然刚刚已经亲吻玩弄了妈妈的骚屄,但有了内裤遮掩的三角地带却显得神秘,让人有征服的欲望。微微的月光下,几根调皮的阴毛从内裤两侧伸出,让人不禁幻想那夹在两片鲜嫩阴唇中间的桃源会如何迷人。

沿着玲珑剔透的小腿向下,冰清玉洁的一双丝袜脚蹬着乳白色的露趾高跟鞋,散发出熟女特有的气息。我情不自禁的开始亲吻这世间独一无二的丝袜美腿,用嘴唇感受着那无比的顺滑与细腻。

我跪在妈妈脚边,握住妈妈的左脚,轻轻解开高跟凉鞋上细细的带扣,小心的将美鞋脱下,妈妈的一只美足就摆脱了束缚,展现在我眼前,继而如法炮制,将妈妈的一双丝袜秀足握住,细细的欣赏。漂亮的脚趾,修剪整齐的趾甲,十只玉趾在丝袜里还在微微的躁动,美得让人如痴如醉,我忍不住舔舐起来,隔着丝袜尽情享受着那玉足散出的迷人气息。

我轻轻咬开足尖部位的丝袜,把薄薄的黑丝褪到圆润的足踝出,一双秀美,柔软的香足展现在眼前。对着这只微香十足的柔嫩玉脚,有着强烈恋足情结的我更加疯狂的舔舐起来!从脚底板开始,然后是柔软的脚趾缝,最后再挨根儿吮吸那细长白嫩的脚趾。

此刻妈妈仰卧在床上,虽然仍在梦乡,但脸上已经露出甜美的笑容。想来我的亲吻舔舐已经让她有了快感!

眼见妈妈有了反应,我趁热打铁,恋恋不舍的放下这双美轮美奂的玉足,转而开始吮吸妈妈的骚屄,果不其然,那迷人的肉缝已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两片鲜红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充满诱惑。我轻轻的将她雪白浑圆的玉腿分开,用舌尖舐吮着湿润的穴肉,妈妈浑身一阵颤动,双腿分的更开,发出一声娇媚的淫叫。

「哈哈,看来妈妈又发春了」,就让儿子好好伺候伺候您吧。

我动作轻柔,把妈妈双腿上的黑丝轻轻褪下,让丝袜紧紧包裹着阴茎,继而对准阴道口慢慢插入。由于丝袜的阻隔加上我不敢动作太大,整个插入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几次都停滞不前,就这样走走停停终于我的阳具连根没入,而丝袜与阴道壁的强烈摩擦,给妈妈带来了更多无以伦比的快感,我能明显的感受到丝袜的那一端淫水已经泛滥成灾。

接下来的抽插自然水到渠成,有了丝袜的摩擦,我的龟头传来一阵阵电流般的快感,慢慢的我加快了抽插的节奏。而即使再睡梦中这种无意识情况下,妈妈的阴道在一张一驰地有节奏的收缩着,配合着我的抽插,让阳具的进出更容易,从而带来更强烈的享受。

「啊啊」,在睡梦中,妈妈发出噬魂销骨的淫叫,表情里明显充满了满足与享受。

女人的肯定是男人最大的动力,看到妈妈如此发骚发浪,我快马加鞭,抽插来的一次比一次猛烈。

在安详宁静的月光下,我激烈的干着我的女神妈妈,几百下以后,妈妈已被插得欲仙欲死,娇喘连连,想来全身必然舒畅无比。终于高潮来临了,我把阴茎紧紧抵住妈妈的阴道深处。一股浓浓的精液一滴不剩,全部射入妈妈的身体深处。
「志伟,好舒服啊」,忽然耳畔传来妈妈娇媚的呼喊。

「妈妈?你不是睡着了吗,怎么?」

「小傻瓜,哪禁得起你那么折腾,早就醒了,就想看看你个小坏蛋想干什么坏事」

「那你还满意嘛」,我故意问道。

「讨厌……」,妈妈嗔怒,敢和你妈开玩笑。

「我懂了,看来还是没要够」,我不由分说,再度分开妈妈的双腿。

「啊啊啊啊……干死我吧……志伟」,房间里再度春宵意暖!

待我们睁开双眼,已是日(淫色淫色4567Q.COM)上三竿,一夜的激战让我仿佛得到了新生,浑身三千六百个毛孔都散发着说不出的畅快,身旁的妈妈舒服的躺在我的身旁,是那样的怡然自得。

我多么希望时光就此停滞,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随着妈妈手机铃声的响起,我们又不得不被拉回残酷的现实。

只见妈妈手机上赫然显示「凌昭来电」,看到这里,妈妈脸上幸福的表情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焦虑不安。毕竟发生了昨晚的事之后,妈妈显然对凌昭已经失望透顶,心灰意冷,但自己有把柄在人家手里,只得故作镇静,看看这个伪君子意欲何为。

「秀姐,昨晚休息的还好嘛」。

「我好得很,不用你挂怀,没什么事的话就挂了吧」,妈妈语气冰冷。
「变化挺大啊,昨天还热情洋溢的招待我,在床上尽心尽力的服侍我,这怎么翻脸就不认人了啊,多少我都是你的救命恩人,总不能还像以前那样,总是拒人千里之外吧」

「你,你到底有什么事」,妈妈一时语塞。

「就这么不想和我通话啊,也罢,长话短说。警花女神从淫窟里逃生,这么大的事情,警局领导怎能不为之动容,今晚局里的几个领导特意摆下宴席,为您接风洗尘,只等警花女神赏脸了」,凌昭故意把警花女神几个字咬的很重。
「我身体不舒服,不想去」,妈妈语气依旧冰冷。

「不想去没关系,只是志伟还要读书,姐夫还要在国外工作,如果我把你的那些珍藏版的影像资料给他们的同学同事分享下,不知道他们会作何感想。对了,我可听说志伟爷爷奶奶的身体可是不算太好,受不了太大的刺激」

「你,你禽兽不如」,妈妈气愤的手直哆嗦。

「呵呵,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我告诉你吧,今天你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半个小时后我来你楼下接你,面见领导自然要打扮的漂亮些,下午你就老老实实的和我去挑衣服,不要想耍什么花样。半个小时我见不到你人,后果你比我清楚」。甩下这些,凌昭就挂断了电话。

而此刻,两行清泪已从妈妈的眼睛里夺眶而出,顿时花容失色。

我一把把妈妈搂在怀里,像哄小孩一样拍打着妈妈。

「不要哭了,妈妈,暂时先委屈下,我们回头慢慢想办法怎么对付凌昭,再说今晚也只是领导设宴,人多了他也兴不起什么风浪」

听到我的这番劝诫,妈妈似乎有些恢复了理智,默默的冲我点点头。

「距离这个恶魔规定的时间不多了,妈妈没时间给你做饭了,钱给你留在这里了,自己去买点什么吧」,说完这番话,妈妈从我的怀里钻出,进行简单的洗漱,化妆。

似乎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命运,妈妈显得心不在焉,只化了淡淡的妆,至于穿着更是保守,上身一件白色衬衣,下身一件平淡无奇的牛仔裤,脚踩一双普通的黑色高跟,饶是如此,平凡的打扮中依旧露出一丝优雅,脱俗。

「儿子,妈妈出门了」,待化妆完毕,时间也所剩无几,妈妈扭着丰满的肥臀朝楼下走去,望着妈妈渐行渐远的背影,我的心里隐隐作痛。

从阳台上望去,刚好看见凌昭已经把车挺好,悠然的踱着碎步,看到妈妈脚步由远及近,他深深的知道,这个警花已经唯命是从了。

凌昭上下打量着妈妈,显得极度失望,「不是告诉你,要穿的漂亮些嘛」。
「只有这些了,前段时间家里被偷了」

「哼,无所谓,反正都是迟早的事,还犹豫什么,上车吧,我的警花女神」
妈妈极度不情愿,却一时无良策应对,只得听命于凌昭,汽车缓缓驶出小区,妈妈的又一段黑色梦魇正式拉开序幕。

车子最终停在了我们这里一家豪华商场,顶层还在装修维护,而上了电梯,凌昭径直按了顶层,顿时妈妈脸上闪过不安的神情。

今天是周末,商场熙熙攘攘,然而顶层由于装修的缘故无人问津,各种装潢建材横七竖八的摆着,最终凌昭和妈妈的脚步停留在公共厕所旁。

「不好意思,秀姐,有点内急,所以先来这里了」。

「随便」,妈妈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然而还不等妈妈回过神来,凌昭猛然从身后捂住妈妈的嘴,连拉带拽直接把妈妈拉近男厕所,整个动作迅速刚猛,妈妈丝毫没有反应和还手的余地,只得发出「呜呜」

的声响。

「别给老子乱叫,否则有你好看」,不过为保万无一失,凌昭还是从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就绪的口球,强行塞入妈妈口中。

仿佛是已经害怕,妈妈已经不敢反抗,任由凌昭摆布。

凌昭把妈妈推倒门边上,一双魔手从后面伸入衬衣里,隔着胸罩肆无忌惮的的揉摸着饱满丰挺的奶子,动作时轻时重,时快时慢。妈妈柔软的身体都靠在了凌昭的胸膛上,羞耻的闭上双眼,挺着两只丰乳任由凌昭把玩。

随着凌昭揉搓的力度不断增加,妈妈的呼吸声开始变得急促。凌昭趁热打铁,把妈妈翻了个面正对自己,解开衬衫上的扣子,露出里面黑色的乳罩,把性感的胸罩向上一推,一对鲜艳丰美的大奶子一下子弹了出来。凌昭捧起一只奶子,塞在嘴里,轻轻吮吸着,宛如吃奶的婴孩;另一只手,狠狠则继续揉搓着另一只乳房,富有弹性的玉乳在凌昭的魔手里不断变幻着形状。

把玩了一会妈妈的大奶子,凌昭似乎是觉得这样不够过瘾。脱掉妈妈的内衣外衣,挂在边上,这样妈妈完美的玉乳彻底暴露在凌昭面前。凌昭开始疯狂地吮吸,很快妈妈的乳头就在蹂躏刺激下变的硬胀。

玩弄了几分钟,凌昭转而就把注意力转移到骚屄上,把牛仔裤直接拉下,用手抚摸着妈妈的三角区,居然发现内裤已经湿润。

凌昭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蹲下身来,把淫荡的小内裤拨到一边,用食指和拇指撑开两片精致粉嫩的大阴唇,中指一点一点地插入骚屄里,来回抽动,不一会,妈妈的淫水就越来越多。

凌昭解开皮带,脱下裤子,性欲高涨的他鸡巴已经高高挺立了,调整了鸡巴的位置,对准妈妈的阴道口,准备插入。

「不要……不要在这里……不要」,妈妈拼命地把大腿夹紧,把凌昭的鸡巴挡在外面,拼命坚守着最后一道防线。

「骚货,不把大腿张开,我就把门打开,让你成为名符其实的公共厕所」。
这时妈妈明显犹豫了,像是做了很激烈的思想斗争一样,缓缓的把腿张开了,露出了神秘的骚屄。没有了双腿的抵御,凌昭握住粗大的肉茎,硕大的龟头在柔嫩的桃源洞口间摩擦滑动,只听「噗嗤」一声,鸡巴顶开了滑嫩的小阴唇,缓缓的插了进去。

就这样妈妈被按在墙壁上,被迫上身倾斜,雪臀高高翘起,一双丰满的大奶子在胸前晃动着,很快就被凌昭捉在手中把玩,粉嫩娇羞的乳头被不停揉捏着。
似乎觉得正常的体位还不够过瘾,凌昭拉起妈妈的右脚,让她右手抓住自己右脚脚腕,向上拉起,摆成金鸡独立的姿势,由于柔韧性极佳,妈妈两条修长的玉腿张开了将近一百五十度的角度,为了维持平衡,不得不把左手紧紧搂着凌昭的脖子,身体前倾,美艳风骚的大奶子紧紧贴住凌昭的胸膛。

凌昭则右手揽着妈妈的柳腰,左手狎玩着高高抬起的玉脚,下面用力的干着妈妈,每次的插入都会把站立不稳的妈妈顶到门上,然后抽出时再往回揽。使得每一回合的抽插都很深入,带来强烈的快感。

狭小的空间弥漫着此起彼伏喘气声和肉体激烈碰撞声,妈妈扶着墙壁被凌昭从背后干着,飘飘长发随着抽送不停飘荡着。白嫩的翘臀被撞击的泛起阵阵肉浪,发出「啪啪」的淫秽响声,粗大的肉茎用力的抽插着湿滑的阴道。汹涌的爱液随着「滋滋」的进出声,顺着湿答答的阴毛滑落在光洁的大腿上,窄小的厕所弥漫着淫秽的气息和哀哀的娇喘声。

突然,厕所里传来了脚步声,妈妈则是焦急不堪,心跳加速,生怕被人发现,只盼时间快快溜走,结束这段惊心动魄的凌辱。

「哗哗哗哗」,从尿池里传来了尿液声。凌昭的鸡巴愈加快速地在妈妈的淫荡的骚屄里抽动着。妈妈的骚屄紧紧包裹着凌昭的鸡巴,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空隙。
凌昭更是抱紧妈妈的美臀,下身尽量向前倾,使得鸡巴插得更加深入。
很快,厕所里的人解手完毕,退出门外。虽然只有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但是由于怕被人发现,妈妈心跳加速;而这种淫荡的姿势也使得每次被抽插都获得了更深的快感。妈妈逐渐兴奋了,紧紧地搂着凌昭,骚屄也主动在我鸡巴的抽插而晃动,阴道壁收缩频率增加,嘴里发出「呜呜呜呜」的呻吟。紧接着,全身一抖,下体剧烈收缩,淫水喷泄出来,在男厕所里,妈妈被干高潮了!

而凌昭似乎还没有射精的欲望,抽插频率还不断的加快,干了妈妈一百下左右,把妈妈放下来,然后跪倒在马桶盖上,屁股用力向后撅起。然后从后面分开妈妈的双腿,扶着坚挺的鸡巴,从后面再次插入妈妈的小穴。

湿滑温暖紧窄的阴道的夹击,细腻柔顺的高级丝袜的摩擦,让凌昭的插入得到了无以伦比的快感。凌昭双手狠狠捏住妈妈雪白的大屁股,如同骑马一样,疯狂的干着妈妈。

「啊啊啊啊……受不了……好舒服啊」,妈妈开始了骚浪的淫叫。

大约抽插了五六百下,凌昭紧紧抱着妈妈的腰肢,从后面在妈妈的骚屄里疯狂的射精,发射过程足足持续了一份多钟。妈妈被干得如同一块烂泥,无力的摊倒在马桶上。双膝跪着,玉腿大张,骚屄里的精液,淫液沿着交合的部位慢慢流了出来,有着说不出的淫荡。

而妈妈此刻漂亮的脸蛋变得发红发烫,痛苦的表情早已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如丝的媚眼和一副醉仙欲死的表情。而上衣所有钮扣都被解开,裸露着迷人的香肩,性感的乳罩松松垮垮地吊挂在胳膊上,雪白丰满的大奶子赤裸在胸前,整个人看起来像发情的母狗。

「哼,骚屄。这就受不了了」,凌昭在妈妈丰臀上狠狠拍打了两下。

「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清纯女神啊,一会就让你在外面好好发骚,让大家见识一下警界女神的真实面目」。

嘴里羞辱着妈妈,凌昭的手也没闲着,在妈妈的私处来回抚弄,分开她湿淋淋的阴唇,把一个红色的跳蛋慢慢塞进阴道里,强迫妈妈夹紧戴好。

「秀姐,可要夹紧了,过会儿要是掉出来,可丢我们警局的人啊。不过话说回来,这种土的掉渣的打扮怎么能让我们的女神吸引到大众的目光呢」,凌昭故意发问,然后像变魔术一般从包里取出一件淫荡十足的齐逼短裙,并把妈妈的内裤和牛仔裤一起丢在马桶里。

「你,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应该再清楚不过了吧,穿上这条裙子和我逛街,你要是不愿意穿我可以代劳」

妈妈知道自己别无选择,默默的接过淫荡的齐逼短裙穿在身上,并扣好衬衣上的扣子。

「不错,蛮听话嘛」,凌昭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故作亲热搂着妈妈的腰间出了门。

妈妈脸上泛起不悦的表情,但又不敢反抗,又羞又恨,屈辱的跟随着凌昭的脚步。

不同于冷冷清清的顶层,商场人来人往好不热闹,一路上跳蛋都在折磨着妈妈的骚屄,迫使她走路时双腿夹得很紧,迈着小碎步前行,纤细的腰肢和丰臀诱人的摇摆让人浮想联翩。

而整个过程,凌昭也在不停在折磨着妈妈,不时启动跳蛋的开关,让妈妈的身子不时忽然颤抖着,脸上泛起潮红,贝齿轻咬朱唇,痛苦的忍耐的下体的瘙痒。
不多时,妈妈已被跳蛋折磨的娇喘不已,额头已经渗出微微的香汗。

「秀姐,是不是累了啊,我们过去喝杯咖啡吧」,然后狡黠的眼睛里又闪过一丝光芒。

妈妈别无选择,只有屈辱的点好了咖啡,凌昭与妈妈并排而坐,远远看来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然而没有人会注意到桌子底下不堪入目的一幕。凌昭缓缓把手伸进妈妈短裙内,分开夹紧的双腿,抚摸着大腿内侧滑腻的肌肤,慢慢向更加神秘的私处探索。
没有内裤的阻隔,凌昭的手指毫不费力的挑开湿润的阴唇,指头在鲜嫩的肉缝里摸索着,按住她的阴蒂轻揉起来。

「不要在……在这里」,妈妈低声向凌昭乞求着,然而楚楚可怜的哀求并未换来凌昭的同情,他反而变本加厉,加快手上的动作,这样妈妈的下身颤抖得更厉害了,大量的淫水从桃源秘洞里流出,整个下体已经泛滥成灾。

而正当妈妈享受着肉欲的快感,凌昭的侵袭却戛然而止,妈妈祈求的看着凌昭,他却不为所动,总是一次次点燃妈妈的欲火,却又不让其得到宣泄。待到咖啡喝完,妈妈已经心跳加速,神情恍惚,表情里有着说不出的骚媚,眼眸里闪烁着熊熊燃烧的欲望之火。

然而这一切自然无法逃脱凌昭的双眼,既然已经把妈妈的命运牢牢掌控在鼓掌之中,那么自然要好好体味一番各种征服凌辱的快感。

「秀姐,我们先去看看鞋子吧,俗话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一双美脚穿着这样一双平淡无奇的鞋岂不是埋没了珍珠的光芒」。

妈妈只得忍着熊熊燃烧的肉欲,来到了达芙妮女鞋专店。

「秀姐,看你平时穿着那么有品位,自己给自己挑双漂亮的鞋子吧」

妈妈强忍着跳蛋的折磨,最终挑选了一款粉白色的鱼嘴高跟,鞋尖上还绣着蝴蝶结,穿在美足上显得优雅大方,举手投足间更是露出成熟美艳的气质。
忽然,凌昭突然把跳蛋档位调高,妈妈忍不住,坐在试鞋的皮沙发上,双腿紧紧地并拢,紧绷着丰臀的短裙展现出玲珑曼妙的腰臀曲线。

似乎觉得还不够过瘾,凌昭把手中的遥控器档位推到最高,纵使妈妈尽力忍耐,依旧敌不过洪流般的肉欲,禁不住低吟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纤纤玉指紧紧抓着软凳,双腿夹紧相互摩擦,嘴里发出「啊啊」的娇媚呻吟,看的鞋店里的其余人目瞪口呆,一些女性更是窃窃私语。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这骚货太浪了,居然当众高潮」

而凌昭则选择了冷眼旁观,眼神里充满了轻蔑和不屑,待到妈妈的高潮逐渐平息,把她带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对着妈妈低声耳语。

「骚逼,很开放嘛,有这样的先天条件,不去日(淫色淫色4567Q.COM)本发展简直是屈才了啊」
妈妈羞愧的低下头,不敢直视凌昭。

凌昭把手伸进妈妈的裙里,从淫液泛滥的小穴里取出湿滑的跳蛋,故意狠狠的在妈妈骚屄上掐了一下。

「秀姐,好戏才开始呢!」

妈妈无助的抬起头,望着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人群,内心涌起阵阵悲凉,梦魇依旧没有结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