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的邻里友好协议





冒险的邻里友好熟女协议
走近我邻居家前门的时候,我心里怀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下身硬得像铁棒一样。我是个39岁的快乐已婚男人(不管「快乐」是指哪一方面)有两个可爱的孩子。现在,我脑子想的,都是我绝对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
她是一个37岁的快乐已婚女人,但——关键是——她没有孩子。现在,她也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不过,她这样的理由比我要充分得多。现在,我已经神情紧张地走过了她家和我家之间的距离,一条很短、很方便跨过的距离,但在心理上,却要跨过一条巨大的鸿沟。
「你好!」
她说道。我刚一敲门,她立刻就把门打开了。这不是在做梦吧?
但我真希望它就是一个梦。
「你好啊。」
我回答着。我看到她穿得很朴实,深褐色的T恤,蓝色的牛仔裤。我不知道该期待她穿什么样的衣服来完成这种极其不同寻常的「任务」。
「你好准时啊,太好了,请进吧。」
她故作轻松地说道,似乎跟我一样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做这样的事情对我俩来说都是平生第一遭,不消说,也许对地球上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第一次。但是,并不是每一天你都会碰到你的漂亮女邻居对你说这样的话:「请跟我生个孩子吧。」
「嗯,是的,我想,我就是个『准时先生』吧。」
我开了自己一个玩笑。
「你想喝一杯吗?」
她问道,语气已经自然多了,仿佛我们正在进行一个寻常的社交活动。但是,我感觉到,她肯定要再确定一下自己的「第一次」,或者「在我们开始前」我俩一定是否还会有尴尬和难堪的情况出现。
「当然,这是个好主意。」
「嗯,没必要太着急,是吗?」
她说道。
我尽量避免脸上出现孩子气的傻笑,在这件事情上来说,表现出成熟是很重要的。
「是的,我觉得也不必着急。」
我跟她进了屋子,情不自禁地回头朝大街上看了一眼,这是一个祥和安宁的中产阶级社区,绝大多数人应该不会赞同我们的做法吧。
跟在她后面朝客厅走的时候,我的眼睛一直在注视着这个美丽邻居艾莉森的小屁股。我真的很喜欢她,喜欢她的身体,也喜欢她这个人,就我现在对她的了解,她是个非常不错的女人。但我在心里提醒着自己,我到这里来不是谈情说爱的,我有工作要做。
我们之间有个协议,就像个合同一样——仅此而已。然而,在我的心里,我仍然情不自禁地喜欢她,喜欢她简单但漂亮的浅棕色头发,一直披散到肩胛骨那儿;喜欢她自信的眼睛和漂亮的面庞;喜欢她苗条且感的身材和丰满突起的乳房——比我老婆的小一些,但更挺翘一些。我非常高兴能有机会和她在一起。
「我现在仍然不太确定,我们没有告诉我老公和你妻子克丽西亚一声就做这样的事情到底对不对。」
艾莉森说道。
我也有点紧张,但没有表现出来。也许她说得对,但我不在乎。
「我想,克丽西亚肯定不会同意的,但如果问了她的话,你又会破坏了你们之间的和睦关系。」
我说道。
我们以前也讨论过这个问题,艾莉森也担心我老婆会吃醋。不过,这个事情对我们两个家庭来说的确是个很大的问题,甚至让我一度很想放弃。我希望有这样的机会和艾莉森一亲芳泽,但我也不想为了这个事情冒险。
「如果她发现了话,你的家肯定也给毁了。」
艾莉森说道:「我会失去一个好朋友,而你的婚姻也就完了。」
「是啊。」
我说道:「我想你老公和克丽西亚肯定都不会原谅的。这事情一旦暴露,我的婚姻完了,孩子也会离我而去,而且,如果你丈夫一旦发现,他非杀了我不可。」
艾莉森笑了一下,说道:「好吧。看来做了这事情,你失去的要比我多。」
「所以,我们知道自己所处的处境,我们俩必须一起面对。」
我说道,语调中透出冷静与成熟。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让艾莉森明白,我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会遇到什么危险,但我完全可以掌控和处理这些事情。这样就可以让她放心下来,也就可以让我好好地肏她。
「是的。我相信我们可以面对的。」
艾莉森说道:「请你再告诉我一次,马克,你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事?」
「因为我想帮你。」
我很认真地回答道:「因为我是你的朋友,也是你丈夫的朋友。好吧,坦率地说,还因为我喜欢你……我的意思是……我觉得你非常吸引我,希望我这样说不会让你感觉我太粗鲁。」
「不不,一点都不粗鲁。」
她笑着说道:「我们是相互吸引的。」
「嗯,相互吸引,对啊。」
我重新笑了起来,表情再次轻松下来。
「好吧,嗯,其实你并不是非常喜欢我,是吗?不过没关系,我们相互有好感就好了,是吗?你就等于是为我做了一次服务,就是这么回事。上帝啊,这话听起来真的很粗鲁。」
她眼睛像弯月一样,笑盈盈地说道。
「是啊,所以不必担心什么,我不会太喜欢你的。是的,我明白这只是为你做的一次服务而已。你知道我和孩子们克丽西亚生活得有多幸福,我可不想破坏我现在的幸福生活。」
「我明白,我说这样让你不开心的话真是很抱歉呢。」
「没关系啊。」
我回答道:「这是你做出的一个重大决定,是个非常难以下决心的决定,所以,我能够理解,也尊重你的想法。那么,我们开始工作吧。」
「是啊。」
她同意地说道:「的确是个重大的决定。我只所以找你,是因为我了解你,也信任你。我也曾经想到去精子库去寻求精子,但我不知道那会不会是一个杀人犯提供的。当然,如果老公能让我受孕的话,事情就变得容易多了,可惜他做不到。」
「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就按照你的决定去做吧。不要感到内疚。我就不感觉内疚。你想要个孩子,你的生活里需要个孩子。只不过我们做的比较特殊,我很高兴能帮你这个忙。以后,我们还会幸福地生活下去。」
我这样说着,也在给自己信心。
她耸了耸肩膀,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讽刺意味的微笑,说道:「你说得对。我很高兴你能这么想,马克。来吧,让我们开始做吧。」
说着,我们俩一起喝完了各自杯子里的茶。
这只是。我已经准备好了,就要去奸淫自己美丽的女邻居了,不管你怎么想——还是感觉有些可怕!自从第一次看到这个美丽的女邻居,我就想过,如果把她放倒在床上猛力地奸淫,一定是一件特别酷的事情。当然,我并没有把这样的幻想真当回事,只不过是男人都有的那种婚外情愫而已——我知道也许我俩都不是对方喜欢的类型。
也就是说,我并没有一门心思地爱上她——只是把我的精液射进她的阴道里而已。当然,她也没有爱上我,我们之间的 是一种交易,只是我们要仔细地保守这个秘密。真是感谢上帝让她老公不能生育,让我有机会享受这个没有孩子的女人。
她带着我走进了她的卧室,这段时间我一直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我在想,人生怎么可以这么令人意外,甚至可以说是个奇迹。在这里,我就是一个精子捐献者,要把精液射进我妻子闺中密友的阴道里。
我不知道她怎么会想到要这么做,也对她选择在自己的卧室里做这事感觉有点吃惊,因为这也是她丈夫的卧室啊。也许,她认为在别的地方失身会更有犯罪感,或者在卧室里比较隐秘吧。
「还有些基本规则,马克。」
她回过头来说道,语气一本正经。
「好吧。」
我回答道:「那你告诉我你想怎么做,艾莉森。我会按照你觉得最好的方式去做的。」
「我们不能接吻。我们不得不禁止接吻,因为这不是爱情,对吧?」
「当然不是。」
「抱歉啊,这样像在嫖娼一样。」
她笑了起来,我们都希望用轻松幽默的情绪缓解压力。
「但是这一点很重要。」
她说道。
「没问题。」
上帝啊,她想用什么姿势 呢?我沉思着,不用非常亲密的姿势能把阴茎插进女人的阴道里吗?
「也不能抚摩。不能……嗯……有非常温柔的抚摩。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不许有亲如情人、爱人般的抚摩。不能太过亲密。」
「明白。」
「很显然,你会享受……它的……无论如何……」
她继续说着,语气有点尴尬:「你就做吧,我相信你。」
她无所谓似地张开了手臂。
「我不需要你用对待情人、爱人的方式让我硬起来。你不要担心。」
我满怀信心地说道。
「嗯,我们会好好试试,也许会做得很好的,对吗?现在,我得考虑一下用什么姿势会取得最好的效果。」
「最好的效果!」
上帝啊,我不禁想到,看来我得收起自己想要的到满足的念头。我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决定。
「我想我躺在床边上比较好,你说呢?」
她接着说道:「你不必上床来,不要趴在我身上,我们俩不能都躺在床上,你说呢?——如果都躺在床上的话,就显得太亲、太浪漫了。你觉得呢?」
「你说的对。这样就好。」
我回答着:「听起来像是一个最佳选择。我会尽力的。」
她露出一点得意的笑容,但她的话听起来真的很可笑,男女 要有这么多限制吗?
「我们俩上半身都不要脱衣服,好吗?」
她补充道。
由于她的这个提议是以问题的方式说出来的,我想也许我可以抱怨这样做实在太困难了,因为我非常想看到她的裸体。但是,我最终还是没有抱怨。
「是的,好吧,我想这样挺公平。」
我嘴上说着,但心里觉得这样一点也不好。
虽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美好,但我很是很高兴的。好吧,这不是一次热烈、浪漫、 的交。很显然,我不可能去舔吃她的阴道,也不可能射在她的嘴巴里——这些都是我非常喜欢的交方式,但我知道现在都是不可能和她做的。
我的工作很简单,就是给她下种,让她怀上孩子。这显然意味着我只能尽可能多、尽可能深地把精液射进她的阴道深处,射进她的子宫里。但这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项令人高兴的工作,没什么好抱怨的。
「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准备好了吗?」
艾莉森说道。
我点了点头,我早就准备好了。
当她脱掉牛仔裤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几乎停止了呼吸。出于礼貌,我竭力不去死死地盯着她的下身看,但我还是非常热切地偷眼瞧着她那漂亮的小屁股。她穿着白色棉质内裤——非常漂亮——很显然它马上也会被脱掉。她脱掉了内裤,抬脚从滑落到地板上的内裤里优雅地、体面地跨了出来。
我看到了这个33岁女人洁白丰满的大腿和结实圆润的屁股,也看到了她下身毛茸茸的耻毛——下面就是我们工作的焦点所在——我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的呼吸逐渐平稳缓和下来。我不断在心里暗暗告戒自己千万不可过于 和投入,至少不要表现出来。这只是一次服务而已,一个协议,只不过这是在两个相互信任的成熟男女之间一个非同寻常、有些淫秽的协议罢了。
带着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我也同时解开了裤带,把裤子脱到下面。
脱掉内裤后,我粗壮的阴茎就直挺挺地暴露出来了,6英寸多长的阴茎龟头朝上挺立在我的小腹前面,雄赳赳地表示它已经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吗?」
她平静地问道,按照刚才说的躺到了床边上。
我有点气恼地想着,你怎么也该赞美一下我的阴茎吧。「是啊,我已经准备好了。」
我说着,非常兴奋地想着我马上就要进入一个梦寐以求的肉穴了。
我走到她大大分开的两腿之间,俯身用手肘支撑在她的身体两侧,除了下身两个人的阴阜部分外,避免身体的其他部位有所接触。这样没有接吻、抚摩和拥抱的 方式还真是别扭,但既然我已经同意了这个约定,就必须遵守。
她身体的气味非常好闻——是女香水的味道,或者是她身体本身的味道。
我有点气愤地想到,既然你这个婊子不想让我多碰你的身体,那你干吗把自己的身体搞得这么迷人?在没有前戏的情况下,我不知道她的身体里是否已经润滑,我得先问问她。
「你还好吗?」
我说道:「我不想让你感觉疼,我的意思是,你是否可以就这样开始做——你准备好了吗?」
「是的,你不用担心。」
她完全明白我的意思,而她的回答也拒绝了任何可以抚摩或者吸吮她阴户的可能。
也许,这个婊子在我到她家之前,已经玩弄了自己半个小时,或者,更有可能的是,她也许在阴道里已经涂抹了润滑剂。不管怎么说,我被她事先自慰或者涂抹润滑剂的想象激动着,很喜欢这种感觉。
我将坚硬的阴茎顶在她毛茸茸的阴户中心(我猜她可能修剪过阴毛,因为那不像是自然长成的样子)然后低头看着下面,又用手扶着阴茎寻找目标。她没有伸手帮我,只是挪动着身体让我对准方向。很快,我就感觉自己的龟头被一团热乎乎的肉所包围,我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她的身体。
「感觉好吗?」
我温柔地说道,慢慢地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着。她闭着眼睛,呼吸突然有些急促。
「还好啊。」
她说道。
我继续抽插着,非常想抚摩、亲吻或者至少拥抱着她,但我坚守着自己的诺言,继续用手臂支撑着身体,与她的身体保持着距离。我把自己的体重和力量全部集中在她的阴户和肉屄里,用坚定的频率重重地抽插着。
一边享受着她的肉体,我一边在心里提醒着自己,我并没有觉得做这事对我有对大好处,我只不过是在按照她的要求去做而已。我很高兴能感觉到她不断收缩着阴道里的肌肉来鼓励我插得更深一些,但我还是在提醒自己,她这样做并没有任何色情或者爱情的成分,她只是从功能上考虑的。
她一直闭着眼睛,我感觉这样很好,因为我就可以随便看着她的面容,津津有味地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她的阴道里很滑润,不是很紧,但也不松,抽插起来相当舒服。和所有的屄一样,温暖而湿润。我的屁股上下耸动着,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欲望,不想太早射精液,我还想多抽插一会儿呢。
渐渐地,我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但我仍然保持着对她的「尊重」。她的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这让我感觉自己也没必要不好意思了。另外——我有点生气地想到——你怎么可能把 和情感完全分开呢。在我达到高潮之前,我是多么想能和她充满 地享受爱的乐趣啊。紧紧地抓着她坚挺的34C(我猜测的)乳房,或者紧紧地搂着她亲吻着她的嘴唇,我多么想这么干啊!
在抽动的过程中,我似乎是无意地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与她有了第一次比较亲密的举动——我想这也是合理的。我的动作越来越大,插得也越来越深,而且——非常欣喜地——感受到了她的回应。
即使在我心理和生理都感受到极大快感的时候,我依然小心翼翼,让她觉得我的动作是本能的,而不是有预谋的。我故意大声喘着粗气,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猛,积聚着准备射精的能量和 。
紧紧搂着她柔软的肩膀,我的耻骨使劲撞击着她的,感觉已经有一些精液顺着我的马眼渗了出来。我转过脸,让自己离她的脸稍远一点,以免因为不慎吻到她而引起不愉快。虽然她并没有像情侣间 时那样把腿缠在我的身上,但她的腿已经抬得很高,以便让我插得更深一些。
她的手在哪里?——噢,我肏!上帝啊——在我忘情抽动的时候,她的手已经伸下去从膝盖后面搂住自己的腿,并向上拉高使自己的阴户向上挺着接受我的奸淫。噢,我肏!上帝啊,我真想和这个婊子好好干一场。
「噢噢噢噢……」
我喘息着,呻吟着,猛力在她身体里冲撞着。随着高潮的到来,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猛烈的喷射着,龟头似乎又增大了许多。哦,这下她肯定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们的身体贴在一起,几分钟之内一动不动,我的阴茎继续颤抖着挤出最后几滴精液,我知道那些白色的液体正朝着她的子宫里游动着。
「抱歉啊。」
我喘着粗气说道,从她的肩膀上挪开我的手:「这样我比较容易达到高潮。」
「没关系的。」
她回答道。
她自己的呼吸甚至比我的还困难。事实上她的反应和 姿势已经越来越像正常 时一样了。我不知道她是否完全相信了我的借口,但我想她应该明白,对于男人来说, 中没有这样的 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我想,我们已经做过了。」
我说道。在从她身体里抽出以前,我又细心地等了几秒钟,以便让我的精液完全进入她的子宫。现在,她只想知道她是否被成功地下了种。
「是啊。」
她轻声说道,看着我从她身体里退出去。当然,她并没有急着让我从她的身体里抽出来,但我觉得还是不要等她命令我离开才退出比较好。在我退出来的时候,我忍不住仔细看了一下她还没有合拢的屄和我半软的阴茎。
一切都结束了。她起身坐在床沿,合起了双腿,但并没有闭严。我们俩都尽量躲避着,不要和对方的目光相接触。我穿上衣服,似乎现在只有穿上衣服了,虽然我并不很想这么做。
「我去楼下等着吧,好吗?」
我说道,尽量表现得绅士一点。其实,我非常想看着她穿内裤和牛仔裤的样子,但是,我更要顾及整个事情的环境和目的。
「好的,你去吧。」
她说着站了起来。我只好压抑住自己本能地想盯着她下身看的欲望。「谢谢你啊,马克。」
她看着我离开她卧室的背影补充了一句,也不知道她是在感谢我的 技巧还是我的精液。
「我想,如果你现在马上离开,应该是最好不过的了。」
她走下楼来,对我说道。她已经像平时一样穿好了衣服,只不过这一次她的阴道里还保留着我的精液——很显然,她是不会愿意把那些精液冲洗出来的。
「你说得对。」
我赞同地说道。是啊,她是对的,射精以后,我就没有再待在这里的理由了,因为我们这种关系就是一种临时的、功能的、非亲密情人的关系。
「我希望我这么说不会显得太粗鲁,抱歉啊。」
她说道。
「不不,我完全能够理解。你说得对。没问题。工作已经完成了,对吧?」
我笑着说道,尽可能宽慰着我的老邻居。
「是啊,工作完成了。」
她笑着说道,有点自鸣得意:「谢谢你啊。那么,明天同一时间,怎么样啊?」
「好的。」
我说道:「没问题。」
这样肏屄真是太好了。我,还有我的阴茎,已经在期待下一次肏屄了。这是我们事先定好的协议,用自然受孕的方式和她 ,连续做四天,因为这四天是她的排卵期,是整个一个月里她最容易受孕的时候。明天是第二天。
我感觉自己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家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