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母狗

早上一大早,天还没亮,女王就拉动了我们脖子上的铁链,接着我们开始伺候女王穿衣服,她穿上了一套天蓝色的皮制女王装,露出乳房和阴部,穿上皮制的长靴,长手套,手中拿着一跟鞭子,先在我们屁股上各打了十下,接手对我们说“很乖,我的可爱的母狗,走吧,女王带你们去早锻炼。”说完,牵着我们的铁链出了门。
我们住的地方在闹市区,虽然天还没有亮,可街上已经有商店开始开门,女王怕我们不适应,给我们戴上的眼罩,这样一来,我们完全就成了一只受女王完全支配的母狗,从头上开始,戴着狗耳朵,眼睛被眼罩挡住,嘴里含着口球,脖子上带着项圈,手和脚都有铁链锁着,我们爬在地上,女望牵着我们,我们身上唯一穿的就是一条红色的吊带丝袜,我们也知道,女王也是露出乳房和阴部出的门,我们要向她学习,爬了很久,我们也不知道爬到哪里了,女王找了个地方坐下,取下了我们的口球,我们开始给女王舔靴子,一只母狗舔一只脚,我们很兴奋,不停的舔着,过了一会,女王说“真好,第一天调教就表现不错,以后你们很有发展的,好了,天都亮了,我们回去吧。”
回到家,我们的眼罩终于取下了,这时已经是7点30了,很准时,门铃响了,女王去开门,我们爬到门前,低着头,门开后,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说“艳姐,我来了。”说完,一只脚踏进门,穿着一双平底的皮鞋,白色的长袜套,看来穿的是一身学生装,刚进门,脱了鞋,因为家中规定,除了女王,其他人不准穿鞋,脱了些后一只脚先踩在了我的头下,我被踩着头贴地,这时女王拉了拉我们脖子上的铁链,说“母狗,抬起头来,她是我们的摄影师,我来介绍一下。”说完,她的脚离开了我的头,我们抬起头来一看,我惊了一下,她不是我原来的同学吗,和我同班,是班上的美女,爱好摄影,我当班长的时候她和我有点过不去,因为是班上很多男生喜欢她的原因,班上的女生很讨厌她,我也不例外,记得有一次上体育课,她穿了皮鞋,老师没有责怪她,可我私下整了她一次;她高傲的看着我,往我脸上吐了一口唾液,然后蹲下来,看着我,开心地说“看哦,我们的班长,现在是什么摸样呀,哈哈,是只母狗了哦。哈,班长大人,我现在是你们两只母狗的摄影师,请多指教!”我脑中一篇空白,本以为做母狗的事不会被学校知道的,看来以后没用了,心里屈辱到了极点,我再次低下头。她叫王雪,我们的女王叫刘艳。她们两个美女出现后,故事真正的开始了。
调教时间开始了,王雪脱了原先穿的衣服,身上只穿了一条白色的吊带丝袜,在这个家中,女王的地位是最高的,所以就连王雪也不能穿衣服,不过她可以站着。女王把原来刘建的房间换成了一个调教室,王雪拿出dv机,开始拍着,女王先叫我们爬好,不能动,在我们的小穴和屁眼里插了两根震动棒,把速度开到最块,手中拿着皮鞭,我们爬成母狗的样子,不能动,谁动就要挨打,这个难度是很高的,再加上我们身上戴了那么多东西,没过两分钟,我们的屁股都被打红了,王雪在一边嘲笑着我,我们下面流了好多水,流得一地都是。调教过程中,女王和王雪经常会笑我们,王雪偶尔也用女王手中的鞭子打我,整个早上我们就练习了这一个动作,终于到了中午,我和小小的屁股都被打开花了,中午饭到了,女王先吃着饭,我们跪在主人的脚下,舔着主人的靴子,王雪站在旁边,因为她的地位没有女王高,所以要等到女王吃完她才能吃,我们要吃她们剩下的东西,吃完饭后,女王要去睡觉,这时,王雪对女王说和我有点私人恩怨要解决,女王同意以后,牵着小小进了卧室。王雪把我牵到调教室,蹲下来,捏和我的下巴,笑着说“吃饱了没?”我想点头,可她捏着,她又说:“哦!我忘了,你有口球,说不了话,母狗嘛,正常的,哈哈。”我心里感到非常屈辱,可我不得不看着她,她说“母狗啊母狗,没想到你也有今天,以后你可要乖乖听我的,不然你可不好过哦。”我点点头,她取下的我口球,说“我现在想和你聊聊,行吗?”我点点头,“你叫什么名字?”“张月”“你是什么?”“我是一只母狗”她听了后有点满意,又问“刚才我问你,吃饱了没,回答我。”我低下头,说“饱了。”“其实我很羡慕你们做母狗的,不过呢,可惜宝临是我哥哥的朋友,我没有这机会了,你们以后叫我姐姐就可以了。”“好的,姐姐。”她很高兴,说“来吧,母狗,姐姐现在想方便了,来伺候一下。”听到这里,我又想着原来,心里又是很难受,可有什么办法呢?我是只母狗,我爬到她面前,她张大两腿,露出阴部,她用手翻了翻她的阴唇,说“快过来舔舔,舔两下就出来了。”我把舌头抵住她的阴蒂,开始舔,舔了两下,她突然说“快,出来了。”我张大嘴,接住她喷出的尿,大口大口的吞了下去,她抚摩着我的头,口中慢慢地说到“乖,,好乖。”看来她是很舒服,为了伺候她更舒服,我努力地舔着她的阴部,她似乎有点忘情了,我也忘情的舔着,直到舔到高潮,我再次将喷出的水喝下,她高兴得不得了,开心地说“哇,你真是一只好母狗,你看,dv还开着哦,到时候拿给同学们看,你觉得呢?”我没有说话,只是停下了舔她的阴部,她又说了一声“你觉得呢?”我委屈地点点头,她又笑了,说“这才乖嘛,这才是一只好母狗,来,继续表现一下。”说完,她让我躺下,用屁眼对着我的嘴,我知道她要做什么,我也很乖地张开了嘴,我看着她的屁眼,不一会,她的肛门张大,黄黄的东西从肛门里涌出,在我意料之外,我本以为她的大便会像女王那样一根根的落下,谁知道她的大便有点稀释,也带一点干,也没有一下喷出来,就是慢慢的一点点落在我嘴里,这味道瞬间充满了我的嘴,没想到稀便和干便的味道也有不一样哦,我开始陶醉起来,她哈哈大笑,说“不好意思哦,最近肚子有点不好,不过你放心,已经有很多只母狗吃过我的大便了,我的技术很好的,一定很准的拉进你的嘴巴。”说完又继续拉着,看着她的肛门,吃着她的大便,我的心中屈辱到了极限,大量的稀便填满了我的嘴,我慢慢的吞下去,味道的确还不错,我开始迷上这东西了,就像女王所说的一样,我们是母狗,也是厕所。终于,她的大便被我全部吞到了肚子里,在她的肛门周围还沾着很多稀便,她对我说“好吃吗?”我回答“很好吃。”“真的吗,嘻嘻。”她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肛门,手了沾了一点稀便,接着放进她自己的嘴里,开始品味,样子也很陶醉,闭着眼睛,过了一会,她转过来笑着对我说“恩,真的不错哦,我就说我的大便好吃嘛,以后你多吃点哦。”我点点头,她把屁股坐下来,坐在我脸上,肛门就贴着我的嘴,说“来吧,舔干净。”我可以勉强的呼吸,呼吸她屁股周围的味道,我很喜欢这味道,我的舌头在她肛门周围舔着,最后伸进了她的肛门里面,她开心的说“对呀,里面也得清理干净,这种事,就是交给你们这些母狗了,你说是吗,母狗。”我呜呜的哼了两下,她站起来,走到dv机旁边,把dv机拿起,镜头对着了我的脸,我知道,我的嘴边全是她的大便。“把嘴张开。”我张开嘴,她又把镜头对准了我的嘴里,因为她知道,这里面才是大便最多的地方。我的嘴里依然回味着她大便的味道,我陶醉极了,这大便真好吃。她坐在沙发上,说“我蹲那么久,脚都酸了,来伺候一下,母狗。”我爬过去,舔着她的丝袜脚,她洋洋得意地看着我,对我说“你不要那么急,才一次而已,原来宝临哥叫我去调教母狗的时候,就练出了我的大便的能力,我每天最少是两次,多的时候可以有四次,有你吃个够的,要调教你们两个月嘛,天天都吃不就行了吗?”我听了以后非常的开心,心中的屈辱不知什么时候没了,我低着头,说“谢谢您,姐姐,母狗好好伺候您。”她呵呵何的笑着,说“再说了,两个月以后艳姐又要走了,谁调教你们还不一定,说不定是我的,你更开心了,天天让你沉静在我的大便里。这点我会给宝临哥提要求的,呵呵。”我听了更开心,疯狂的舔着她的脚,她的吊带袜都舔湿了。她拿着dv,“得换带子了,这张带子快完了,下午还得给你们拍呢,还剩一点,来,对着镜头表现一下你是母狗,我会拷贝一张给同学们看的,来吧。”说完,把镜头对着了我,我毫不忧郁的对着镜头“汪汪,我是一只母狗,永远都是一只母狗,我要伺候王雪女王,我要舔她的脚,我爱她的大便,我就是她的母狗,是她的厕所。永远都听她的话,永远都伺候在她的脚下!”咔嚓,她关了dv,对我一个缓缓地微笑!
不知不觉地,我们的调教已经进行了一个月了,在这期间,我和小小从不会到会,从一个女人变成了一只母狗,我们学会了爬,蹲,还练习母狗撒尿,吃饭等动作,我也天天吃着王雪的大便,一次也没错过,她很高兴,因此对我很好。
一天,女王牵小小去找宝临,我和王雪在家里,还是和往常一样,她坐在沙发和看电视,我爬在她脚下舔着她的脚,看着电视的她突然对我说“母狗,你知道吗?上次的带子我拿给同学们看了,他们觉得很有趣。”我没说话,她又接着说“既然今天下午休息,不如我带你去和她们见见吧。”我立起身子,说“好啊,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那好吧,等我去换衣服。”说完,她进了卧室,过了一会,她开门出来,换回学生服,感觉很可爱的样子,她拉着我脖子上的铁链,走到门口,说“这里是闹市区哦,你这样出去不觉得害羞吗?”我说“只要能跟着姐姐,母狗就觉得够了。”她满意地点点头,给我带上口球,接着就出门了。
没有想到的是,门口居然停了一辆宝马,里面坐着两个人,是女的,王雪走过去,和她们招招手,打开了车门,“你先爬进去。”王雪开了门后转身对我说,我爬了进去,才发现,车里的两个女生就是原来班上的同学,她们笑着看着我,我心想,她们怎么会来的,多半是王雪给她们打了电话了,车里的两人,开车的叫徐婷婷,人长得漂亮,找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这辆车大概就是她男朋友的,另一个叫王嫣,长得不错,平时爱穿得很风骚,两人和王雪是好姐妹,经常一起出去玩。王雪关上车门后,我爬在了车的后坐,王嫣坐在我旁边,我不敢看她们,我知道她们在笑我,王雪坐在副架的位置,车开了,王嫣把后面的车窗打开,我更害羞了,王雪转过来,从包里拿出鞭子,在我屁股上打了几下,然后说“她们也都是你的女王,快伺候她们,我们车程有点远,要好好伺候哦!:)”我慢慢地爬到王嫣脚下,她穿的是一双高跟鞋,没有穿丝袜,我舔着她的鞋跟,她似乎有点满意,没有理我,只是她们三人聊着天,黑色的高跟鞋瞬间就被我舔得干干净净,她似乎也发觉了,就对王雪说“小雪,她真的是厕所?”王雪头也不回的说“当然,她只有资格做我们的厕所。”王嫣听了后对我邪恶的笑了笑,捞起裙子,我才发现,原来她没有穿内裤,可为什么她的毛也没了,感觉有点奇怪,我不敢多想,把嘴迎上去,接着王嫣的尿液,这骚味瞬间充满大脑,感觉舒服极了,王嫣尿完后,我把她的阴部舔干净,舔得王嫣直呻吟,在前门开车的婷婷有点按耐不住了,停下车来,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拉了过去,这样,我被硬拉到前坐,我爬在王雪脚下,这时,王雪说“婷婷,算了吧,你要开车,一会到那边,就给你玩,想怎么玩都行,我不管,这只母狗属于你。”婷婷听了后才继续开车,我爬在王雪脚下,舔着她的长袜套。
果然路程很长,一直开到傍晚,车才到了目的地,下车后,王雪牵着我在路上爬,这一路上都没有人,她们很放心,我估计,这里已经离市区很远了,路不是很平,我爬着很吃力,王雪也放慢脚步,牵着我走,一边走,王雪说到“今天晚上可能回不去了,我会给艳姐电话的,不过话说回来,艳姐知道我带你来这里的话,她一定很高兴的。”我听不懂她在说什么,难道她们不是同学会吗?王雪除了跟宝临混,难道还有跟人吗?一切的疑问在我脑中转,爬了很久,爬进了一片树林,听她们聊天的口气,大概马上就要到了,这时太阳有一半已经落下山了,当我们来到应该是这骗树林最深处的地方,终于看见了一个渡假山庄一类的地方,修得很漂亮,里面灯火通明,我们来到大门口,门口有铁门关着,王雪按了门铃,接着就有人来开门,是个一男人,长相一般,黑黑的,有点高,出来时感觉很阴险。他看见王雪后,点点头,打开门,就进去了,什么也没说。进入房间,里面很有欧试格调,我爬在地上,发现前面不远处的地上有一根红线,红线旁边放着一个大柜子,她们三人走到红线旁边停下来,都脱得什么也不剩,接着打开柜子,换上一条红色的吊带丝袜,几乎和我一样,只是我身上比她们多的是我戴了刑具。换好后,她们推开一扇门,王雪牵着我走了进去,里面的一切把我惊呆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调教室,里面有很多女人在调教母狗,房间里没有男人,主和奴都是女的,王雪蹲下来,对我说“在这里女人是没有地位的,看见男人以后,我们就得跪下,你们母狗就要爬着,额头必须贴着地面,知道了吗?”我点点头,她牵着我往里面走,我看见这些母狗中,有和我一样大的,比我大的,还有比我小的,看来这是一个职业调教基地了,可王雪并没有停留在这个房间里,走过这房间,有一个花园,还有水池,经过花园后,来到另一个屋子下,王雪对我们说“母狗是第一次来这里,婷婷也王嫣也是吧,这里是我调教的地方,这里的人和母狗,都是已漫画角色的名字来叫的,如果可以,我们将会在这里住完这个月,现在我带你们去找这里的老大,叫他给你们取名字。”“那你叫什么呢?小雪?”婷婷开口问,王雪可爱的笑了笑,说“我当然叫小樱啊,我那么可爱。”说完,王雪把我牵进了这房子,房子里都是书柜,放了一个书桌,书桌后面坐了一个男生,这男生非常的帅气,英俊,王雪见了他后,马上跪下,接着另外两人也跪了下来,我记得王雪说的,把额头贴着地,只听王雪说“‘好’大人,我带来了两个姐妹一只母狗。”‘好’?这不是漫画中的坏角色,难道他们也承认了他们是坏人了?我心里想着,“小樱,你真乖,一会带你去玩,好好疼疼你。”“谢谢大人,我想请大人给她们取名字,这样她们就属于组织的人了。”“那只母狗,把头抬起来。”我抬起头,‘好’上下打量着我,说“极品啊,好货色。小樱,从明天开始把她交到枫的管辖去调教。”王雪点点头,接着‘好’拿出两个盒子,叫我们抽自己的新名字,一个盒子是给另外两人的,另一个盒子是为我们母狗准备的,婷婷抽到的名字叫‘乡子’,王嫣抽到的名字叫‘龙吉’而我的名字叫‘小玉’。抽完后,王雪带着我们来到枫大人的房前跪下。。。。
我们来到所谓‘枫’大人的房间,里面和‘好’的房间完全不同,里面非常地阴暗,似乎光线都射不进来,房间里的装饰也很单调,只是一处的设计有点奇怪,90度角的墙,正好让我们看见房间里没有人,最远的地方有一面落地窗帘,窗帘的里面应该就有人。这时,我看见王雪开始下跪,另外二人也开始下跪,我马上爬好,额头贴地,只听王雪说“我们被分配好‘枫’大人的管辖内,请枫大人赐我们调教。”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过了一会,窗帘里走出一个女人,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长相不在王雪之下,她穿着一双长筒丝袜,一双高跟鞋,手上和脚上都有铁链锁着,也带有项圈,和我不同的就是她没有戴口球,袜子也不一样,而且她是站着的,连王雪她们都给给她下跪,她的地位应该很高,她俯视了我们一会,说“枫大人给你们的指令,明天开始,加上刘艳,你们四人要把你们带来的这只母狗调教一个月,一个月后枫大人要进行审查,如果不合格,你们四人将再次被沦落为母狗,你们听清楚了没有?”王雪轻声地说“我们知道了,玲姐姐,请您转告枫大人,我们一定会努力的。”玲又接着说“为了让你们能调教出一只极品的母狗,枫大人决定给你们一些好东西,首先,你们的调教地点是这里最大的调教场所,第三调教别墅。那里只有你们能用,可以安心调教。”她又拿出一个箱子,说“里面有好东西,全是用来调教这只母狗的,你们拿去,就可以滚了。”说完,她转身走进了窗帘内。王雪一只手拉着我脖子上的链子,三人牵着我慢慢的爬出去。出门后,她们站起来走,我爬。走了很长一段路,我才发觉,这里非常的大,如果要从我们调教的地方到枫大人的房间,起码有4站路的距离。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我们终于到了我们的目的地,第三号调教别墅,应该是晚上,看不清楚外观,可看轮廓就知道,这里非常大,可以和一个礼堂的面积相等,而且有4层楼,进入房间后,看见里面全是调教用的东西,她们把房间分配好以后,王雪告诉我们,她要去好的那里接受洗礼,说好了让婷婷玩我的,就把我交给婷婷,走了,王嫣见王雪走了,自己也没意思,于是也跟着出去了,那么大的别墅就留下了我和婷婷,她牵着我走到客厅,她坐在了沙发上,我在她的脚下爬着,她拿出一跟皮鞭抵着我的下巴,慢慢往上抬,我的头也慢慢的抬起来,我看着她,她好漂亮,比刘艳和王雪都漂亮,她嘻嘻对我笑笑,然后取下我的口球,把丝袜脚轻轻地放在我脸上,我闻着这气味,下体开始有了反应,伸出舌头开始舔她的脚,她的脚的味道比另外三人的都重,但我非常的喜欢,她拿着王雪的dv机对着我拍,一边拍一边笑,然后说“班长哦,上次看见你吃小雪的大便吃得很香呀,这一点也不像你。”我的她已经看过了,我没有作什么反应,继续舔着她的脚,她也没有理我,继续拍着,“你知道吗,你以后就是公共厕所了,这里是没有厕所的,你在哪里也找不到厕所,所以你们这些母狗就是厕所,知道了吗?”我点点头,我把脚伸了回去,说“来,帮我解决,先做好小的动作,”我跪起来,张大嘴,对着她的阴部,开始舔,她嘻嘻的笑着,尿就慢慢从尿道里流出,流进我的嘴,我大口大口的吞下去,感受这无比的香甜,可是她的尿不多,我还没喝够,她就尿完了。她看着我,也似乎知道了我没喝够,就说“乖母狗哦,别担心,还有大的,慢慢品尝吧。”我一听,高兴得快点疯了,马上躺下,张开嘴,准备迎接这美好的一刻,可她并没有马上就拉,而是先在我的嘴里吐了好多口水,用舌头在我嘴里搅了一会,再用屁眼对着我的嘴,每次吃王雪的大便的时候我都很激动,总会看着她的大便涌出来的那一刻,那样会觉得自己很下贱,才能满意自己是只母狗,这次也不例外,她的屁眼开始扩张,可以清楚的看见一条黄色的东西从里面慢慢的出来,离我越来越近,我的兴奋状态也越来越强,最后这条黄色的大便落近我的嘴,我开始品尝这美味,大口地呼吸这迷人的味道,我很希望大便就永远留在嘴里,可以不停的回味这感觉,真美。我陶醉地吃下了她拉出的所有大便,她把屁股坐下来,表明她拉完了,我开始舔她的肛门,这是清扫,不能让她的屁股上留下一点大便,因为大便是要给我的,舔完了外面,还是照就把舌头伸进肛门内部进行清扫,直到她满意,她嘻嘻一笑,站起来,看着满脸满嘴都是大便和大便的气味的我,开心的笑了,连忙说“好母狗,好厕所,好一个公共厕所,你知道吗?你父母把你生下来就是要你当厕所的。”我马上爬上来,爬着平时狗的爬姿,我点着头,她开心地从她的包里拿出她穿的高跟鞋,这是一双细跟10厘米左右的高跟,她把两只鞋的鞋跟一起插如我的阴道,开始来回的抽送,我爬着,动也不敢动,轻轻地呻吟着,她开始看电视,一边看,一边抽动着鞋子,我爬在她脚下,感受着她赐给我的欢乐,继续舔着她的丝袜脚。
大约晚上12点左右,王嫣和王雪相继回来,这时我已经高潮了3次,婷婷还在不停的抽动着,王雪看见这一幕,笑了,不过很晚了,马上就要开始正规的调教了,我很兴奋,她们也很兴奋,我不知道那箱子里装了什么来调教我的东西,但我知道那些东西一定是我没见过的,一定很刺激,因为这样才能让我成为一只合格的母狗,我要做一只好母狗。
睡觉着,我把另外两人的大小便吃完,伺候好她们三人洗脚,把她们送上床睡觉后,回味着口中大小便交杂的美味,爬回自己的笼子。
“起来了,你这支母狗,还要睡到什么时候?”我朦胧中感觉有人在拉的脖子上的铁链,我慢慢睁开眼睛,看见王雪穿着一身女王装站在我面前,她化了很浓的妆,看起来很妖艳,这时其他两人也起来了,也带出女王装开始穿。王雪将我牵出笼子,让我整理了一下,然后牵到进了她的卧室,她的卧室在2楼,窗外的风景很好,她打开那个箱子,拿出了一套纯白色的皮制衣服,看来是给我准备的,衣服上有很多铁链,方便捆绑,露出三个地方,一双皮袜,我穿上后再爬下,爬得非常好,动作很到位,她点了点头,又拿出一个和衣服配套的东西来,我仔细看了看,是个头套,把头封得很严,只露出鼻子和嘴巴的部位,方便呼吸和吃东西,我看了看,觉得有点怕,也觉得戴上去很难看,王雪似乎看出我在想什么了,笑了笑说“乖乖,别怕,你是母狗嘛,必须要戴的,这是大人规定的,你是没有权利不戴的,来乖,快戴上。”我听他这么一说,知道自己已经被这里认同为是一只低等下贱的母狗,感觉非常开心,我点点头,慢慢的,我的眼前就是一片黑。
过了许久,她们也似乎准备完了,于是牵着我出了门,我看不见路,要转弯的时候她们就拉一拉的脖子上的铁链,方便我知道方向,爬了一段时间,她们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开始上台阶,最后近了一个门里,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可我知道这里就是调教的地方,因为我听见了很多母狗被调教。我们来到了属于调教我的地方,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小雪,你也真大胆,没我的同意就把她带过来了,过来认错。”这声音是刘艳的,看来她已经到了,王雪跪下来,大口地舔着刘艳的靴子,一边道歉,刘艳大笑着。舔完后王雪也嘻嘻笑了笑,说“好吧,艳姐,你也明白我的意思,老是跟着宝临他们,没什么意思,这里非常专业的,我觉得带她们过对她们很好。”我一听‘她们’难道小小也来了?我轻轻地动了动,刚一动,就有一只脚踩在了我头上,把我头踩贴着地,我听见刘艳的声音说“母狗,动什么动?我是怎么教你的,进来,我要惩罚你。”说完,我被牵了过去,她们把一根管子插进我的屁眼,我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只听王雪说“姐姐,用我的尿吧,我的尿多,嘻嘻。”接着就再没了声音,过了一会,我感觉大量的液体从我的肛门里涌进来,痛到了极点,我拼命地挣扎,可一点用都没有,肚子里已经被灌满了王雪的尿液,下面痛得不得了,我大声的呻吟着,戴着口球又不能明确的说话,我像一只真正的母狗一样被这几个女人玩弄。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eee67.

下一篇:新春餐会